<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怕谁
可按照莫官妡今天说的话来看,很明显不是这样子的。

“慕容,我大哥该不会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吧。”莫官妡一脸大惊小怪地说道,随后她又点了点头,像是了然般地说道,“也是,我大哥都和顾念道歉了,压根没有打倒她,大哥那人向来爱面子,自然不会跟你多说了。”

这么一说,苏慕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下,苏慕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猜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顾念干的,而且你大哥已经掌握了证据,只是不知道为何最后却是被顾念狡辩过去了。”

丢了婚姻“就是这样。”莫官妡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苏慕容瞬间不说话了,呆呆地愣在原地。

莫官妡见她如此,心里忽然有些后悔起来,早知道这些事情她就不应该说,当下莫官含笑说:“柳教授妡又连忙解释说道:“慕容,你先别着急,这些事情的确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就是顾念干的,所以我大哥也是没有办法……”

这会儿,莫官妡也是越解释越混,说到最后,莫官妡也着急起来。

“嫂子,这事儿都是我瞎说,你可千万别生气,我大哥不告诉你,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莫官妡还在不停地解释,到最后却是听苏慕容淡淡地开口说道:“官炘,你别说了,这事儿我懂。”

“你懂什么?”莫官妡一愣。

苏慕容却是刘士伍满头怒火失声笑了出来,而后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就算真的是莫官妡做的,那又如何,只怕莫老爷子依旧会袒护莫家,而我苏慕容,又算的了什么。”

“大嫂……”莫官妡一怔,这一点她倒是没有就是要展示不同地域文化引发的心理冲突想到过。

可是看莫老爷子当初的态度,这算是第一把火吧又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莫官妡有些词穷了,她苦巴巴地望着苏慕容,想要挽回眼前的局面,却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大嫂,你别多想了,我想大哥一定不是这么想的,只要他找到证据了,老爷子也是无可奈何的。”莫官妡安慰道。

“算了,这顿饭不吃也罢,我想先回去,官炘待会儿大家问起来了,你就直接说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苏慕容有些无精打采地说道。

这个老宅子,给了她太多不好的回忆,一想到莫老爷子的为人处世,苏慕容更是觉得好不寒心。

莫官妡一下子就急了,连忙跟了上去。

而此时,莫释北也找到这边来了,看到苏慕容朝大门方向走去,连忙冲了上去,询问道:“慕容,你这是要去哪,马上就要吃饭了。”

苏一席谈话让梁根启备受鼓舞慕容看了一眼莫释北,眼下也没有心思和他争吵,于是便摇了摇头,说道:“释北,我现在脑袋有些不舒服,想回去先休息,这顿饭你慢慢吃吧。”

莫释北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再看一旁的莫官妡一脸愧疚的样子,莫释北立马冷声呵斥道:“莫官妡,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哥,我……”莫官妡也知道是自己说错话了,可是你这一时半会儿的,又要她如何解释。

苏慕容看了莫释北一眼,直接打断了莫官妡的话,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情和官炘没有任何关系,是我自己身体不舒服,不想吃饭了。”

莫释北一听,就知道这也没这一顿吃得多是个借口。

当下,莫释北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了,有什么事情现在就不能忍忍么,一大家子都还在里面等着。

“慕容,现在大家都在里面,连顾念都来了,你这一走,大家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你别破坏了大家的兴致!”莫释北忍耐住自己的火气,一脸平静地对苏慕容说道。

苏慕容却是瞬间抬起头,望着莫释北,有些心寒地说道:“你是觉得我无理取闹了?”

莫释北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

苏慕容不由地笑了两声,而后点了点头说道:“也罢,你觉得我是无理取闹就是无理取闹吧,我现在头疼的厉害,我想先走。”

说完,苏慕容不顾莫官妡地阻拦,执意就要离开。

莫释北的眼睛不由地眯了起来,看着她匆匆忙忙,带着怒火的离开,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立马追了上去。

等他强行将苏慕容抱在怀中之后,才发现苏慕容早已经泪流满面。

莫释北的心不由地抽痛了一下,连忙替她擦了真没看出来擦眼泪去,却是被苏慕容闪躲了过去。

莫释北是你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难道女人怀孕之后,情绪都是怎么的善变么。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顾念在这儿,但她是老爷子请过来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你乖乖听话,我们速战速决,吃完饭我就带你离开好不好。”莫释北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搂着苏慕容柔声地哄着。

“我也知道是我心里膈应,知道你们不会发生什么,可是我一想到我还没有离开呢,老爷子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让顾念过来,这是在打我的脸,我还呆的下去吗?”

苏慕容也知道,错不在莫释北的身上,此时不知道什么叫“伦敦烟雾事件”说起来,心里还是难受无比。

莫释北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表示:“慕容,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只是我认识的苏慕容,可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认输的,你今天要是直接就这样走了,那别人还以为你是怕了呢。”

一旁的莫官妡也连忙帮腔说道:“就是就是,慕容,说不定那个顾念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正希望你赶紧离开,好和我大哥在一起呢。”

话音刚落,莫释北就直接瞪了莫官妡一眼,这是在劝话还是在这对她来说放刀子呢。
莫官妡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顿时吐了吐舌头,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刚刚还在落泪的苏慕容,此时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望着两人,一脸认真地说道:“你们说的都对,那才是莫家的夫人,我凭什么要回避她,我们去吃饭,还要高高兴兴地吃饭。”

“就是,就是。”莫官妡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这边,三人也是有说有笑地往客厅走去,路上,莫释北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便在苏慕容耳边小声地说道:“以后有脾气回家怎么闹都行,这在外面就是让人看笑话。”

听罢,苏慕容不由地瞪了莫释北一眼,而后嘟着嘴佯装生气地说道:“你这是怪我咯。”

莫释北见她如此娇俏,小女人般的神情,嘴上虽然不说,那眉眼间却满是笑意。

“我自然不是怪你,只不过像刚才这情况,你要是真的走了,让我如何收场。”莫释北认真地说道。

生气就是生气了,那时候她哪里还能想这么多。

“莫释他打车过来北,我可不管这些,你必须想办法,尽快让这个女人出去,要是再这么膈应下去,我觉得我都会短寿的。”苏慕容极为不满地说道。

莫释北心里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当下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这样最好。”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话说间,三人也已经进了房间,里面的碗筷都已经摆放桌的,而是和一大帮子同龄的女护士在一起就等着三人了。

莫老爷子当下便是冷哼一声,少女于蓝的脸不觉红了话里带刺地说道:“吃饭的时候还要人找,当真是没有一点规矩。”

苏慕容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了,不过表面上她还是笑呵呵地入座了。

因为不想让莫释北挨着顾念坐,苏慕容也和莫释北换了一个位置,坐在了顾念和莫释北的中间。

顾念还没发话,就听莫老爷子又极为不满地说道:“我们莫家,吃饭都有吃饭的规矩,谁该坐在什么地方,那都是有规矩的,释北,你坐回去。”

“爷爷,不碍事的。”莫释北连忙打圆场。

苏慕容心里呵呵直笑,什么时候顾念也算的上是顾家的人了,她自然是没有站起来,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按这个说法,顾小姐是我们墨家的客人,似乎坐在这儿也不妥,官炘啊,你来跟顾小姐换个座位,可别让人说我们莫家规矩不好。”

“好嘞。”莫官妡端着自己的碗就要起来。

云宜见此,心里也是有些无奈,便连忙打圆场说道:“好了好了,大家就这样吃饭吧,吃的开心才是正事儿。”

苏慕容没有搭腔,反而撒娇说道:“老公,我想吃鱼,我夹不到。就是说”

莫释北这会儿也是极为配合地帮她夹菜,而后还关切地说道:“但总能逢凶化吉老婆,多吃点。”

苏慕容笑着点了点头,却是看都不看顾念一眼,直接就将她无视了。

“老公我要吃青菜。”

“老公,我还要吃鱼!”

……

期间,苏慕容就像是断了手一般,哪怕菜就在自己面前,她也非要莫释北来夹菜,全程莫释北也是毫无怨言,任由苏慕容指使着。

苏慕容心里呵呵直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某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难而退,却不曾想顾念反倒是在一旁开口说道:“释北哥哥和慕容还真是恩爱呢。”

不等苏慕容开口,莫官妡就直接话中带刺地说道:“那是,我大哥和大嫂的关系可一直是如胶似漆,就算有些人想做小三,只怕是还没这是个恶火价钱的买卖有机会呢。”

顾念脸色一白,正要反驳,就听何淑芳已经不满地说道:“吃你的饭。”

莫官妡连忙低下了头,不过再次抬头的时候,却是轻轻地冲苏慕容眨了眨眼睛,后者也是会心一笑。

一顿饭因为有观念的存在,似乎也吃得极为压抑,所有的人都做到了食不言的地步,闷声闷气的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