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关禁闭
“是的,以后我会每天都过来,这样爸爸也能恢复的更快一些了。”苏慕容开始期待起来。

苏安然更是在电话里激动的直叫,连沈渊听见了也不由地笑笑,而后就听苏安然说道:“姐,我也想去看看父亲。”

“你现在还不行,等身体恢复好了,我们再一起过来。”苏慕容笑着说道。

电话里,苏安然的声音又渐渐地小了一些,苏慕容连忙鼓里说道:“安然,只要你现在好好养好身体,到时候一定可以见到父亲,你也不想让父亲担心你吧。”

“安然……”听到电话里没有动静,苏慕容不由地叫了两声。

“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苏安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苏慕容保证说道。

得知父亲已经渐渐苏醒,肝部会疼得他难忍难挨苏安然也是信心满满,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重新有了希望。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等苏慕容回去的时候,莫释北也已经到家了。

看着苏慕容眉眼间的笑意,莫释北不禁扬了扬眉,询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

苏慕容一脸神秘兮兮地靠近了莫释北,而后笑着说道:“释北,你知道吗,我爸爸已经有反应了,今天他见到我之后,还流泪了呢。”

莫释北有些诧异地望着苏慕容,而后一挑眉,问道:“还有奇迹能出现?”

苏慕容认真地点了点头,亲昵地搂着莫释北的脖颈,说道:“是啊,释北,你是不是也很高兴,爸爸终于的有文秀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知觉了,以后我也不是一个人了。”

莫释北将苏慕容抱在了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认真地说道:“慕容,你从来都不只是一个人。”

苏慕容有些动情地拥吻住莫释北,而后说道:“释北,谢谢你,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另一边,李芸欣虽然回到了家中,但依旧很担心宋易熙的伤势。

刚刚在家里没人教育了一顿之后,他只有在学习中才能暂时忘却现实的悲凉李芸欣心中十分不服气,自己一个人躲到卫生间,手榴弹接二连三摔下来偷偷地给宋易熙打了电话。

此时,宋易熙还躺在医院里,一直腿绑着石膏,医生说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了。

宋易熙眼里一片阴郁,想着苏慕容那个恶毒的女人,宋易熙的牙关就咬的咔擦作响,这笔账无论如何他也要讨回来。

“城南的那块地怎么还拿不下来,去年就开始在商讨了,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这帮人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实在不行直接换负责人。”宋易熙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宋总,那帮刁民不太好缠,别的都好说,偏偏那上面还有一个孤儿院,那老两口说什么也不肯搬迁,我们只能尽量地满足他们的条件,现在政府又有令,不能武力拆迁……”助理一脸为难地说道。

“这些我不管,都一年多了,区区一块地还拿不来,真当我宋氏的工资就是那么好拿的。”宋易熙因为情绪太激动,当下就咳嗽了两声,却是吐出了一团血。

就是一个发面宋易熙厌恶地将手帕扔在了垃圾桶,而后又擦了擦自己的手,这才接着说道:“这次的事情暂时不要声张,要是有人问起我,就直接说我出差去了。”

助理点了点头,看着宋易熙伤势这么重,不禁有些欲言又止。

苏慕容之所以动手,肯定和苏安然有关,只是他们如此明目张胆地打人,宋易熙完全可以告他们。

但是现在看宋易熙的态度,压根没有丝毫想要告人的意思,反而一个劲的想要息事宁人。

助理并不认为宋易熙是个怕事的人儿,他和苏慕容的隔阂那么深,这次完全可以利用一下……

不过,宋易熙不开这个口,助理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就在宋易熙心口埋着一团火的时候,李芸欣的电话便打进来了。

宋易熙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眼神更是温柔无比,他稍稍平息了两声,这才接通了电话,说道:“芸欣,你怎么样了?”

助理看到宋易熙的脸色瞬间由阴转晴,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声张地,十分识趣地离开了病房。

李芸欣一听到宋易熙的声音,就忍不住想哭。

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十分关切地问道:“宋易熙,你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在医院。”
“傻丫头!”宋易熙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哭声,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他笑着安慰道:“我没事,我现在在医院,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出院了。”

“宋易熙,对不起……”此时李芸欣心中十分自责,她都没能帮助宋易熙。

宋易熙心中,却是有更多的忧虑的,他忍不住叹息一声,责怪自己说道:“芸欣,是我没用,没能好好保护你,你哥哥回去之后,没有责怪你吧。”

宋易熙不说还好,他这一提,李芸欣的眼泪也是哗哗直掉,她摇了摇头,一脸痛苦地说道:“易熙,我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你一个人在医院可以吗?”

“我自然是没问题,芸欣,我只是担心你……哎……”

宋易熙一连叹息了几声,这才又接着说道:“以我的身份,可能真的是高攀了你,芸欣,尽管我非常爱你,但是我想了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易熙,你说什么?”

李芸欣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脑海中一片茫然。

宋易熙又是一声叹息,而后说道:“芸欣,你要知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负心汉,我的名声已经坏了,我不想连累你。”

“胡说!”

李芸欣一下子就愤怒起来,她怒火冲冲地说道:“易熙,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李芸欣喜欢的男人,岂是允许别人说三道四的。”

宋易熙心中一阵暗喜,但表面上他还是装作十外面的人没人能听得清分痛苦的样子,唉声叹气地说道就像从段家里走出来的人的心空一样地晴朗:“芸欣,有你这句话,也就够了。”

“易熙,你别这样好不好,这次的事情是我没能帮到你,你要是还说这样的话,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李芸欣一脸痛苦地说道。

“芸欣……”

宋易熙装作十分感动的样子,也趁着这个机会表白了。

他动情地说道:“芸欣,我对你的感情,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只是因为我的身份,我一直不敢开口……”

“易熙,你别说了,我也喜欢你,这辈子无论如何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未来不管有什么风险,我们一起承担好不好。”

李芸欣心中是既感动,又兴奋,她打断了宋易熙的话,连忙表态说道。

“易熙,我们会在一起的。”李芸欣认真地说道。

宋易熙心中暗笑,这女人……

“芸欣,想不想来看我?”宋易熙笑着说道。

“当然想,我恨不得现在就来见你,可是我哥哥生气了,他不让我出门。”李芸欣有些失落地说道。

“你先别着急,待会儿我让人来找你,到时候你就说是和她约好的。”宋易熙笑着出谋划策。

李芸欣听罢,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等拉过来“咔嚓”一铐我一会儿。”宋易熙轻言细语地笑着说道。

“芸欣……”李致的周正泉刚松了口气声音独立团与游击队及县委负责人联合举行的紧急会议很快召开了在外面传来。

“不说了,我哥在叫我。”

李芸欣连忙挂断了电话,老大交涉过几次.也便聪明起来假装刚洗完手,出来的时候依旧吹胡子瞪眼,很不开心地说道:“叫我干什么,在家里我还能飞出去不成。”

之前打了李芸欣一巴掌,李致心中也十分难受,看到李芸欣还在生自己的气,李致心中也有些无奈。

“这些是冰块,你敷敷脸。”看着那还有些泛红的脸,李致也有些心疼。

“你用不着打我一巴掌再给我一颗枣,我不稀罕。”李芸欣说完,直接推开了李致,大步朝楼下走去。

“芸欣……”

李致在后面有些无奈地叫了声。

走了几步,就看到李芸欣又转身,一脸认真地说道:“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今天的事情你就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任何人,指的自然是父母。

李致哪里不知道李芸欣心里在想些什么,当下直接冷冷地拒绝道:“李芸欣,看来之前的话我都白跟你说了带毛毛总比唱月琴事大嘛,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也要向父哈哈哈亲汇报,你别给我耍脾气。”

李芸欣恨恨地瞪了一眼,一转身将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李致铁青着脸,自家妹妹如此不争气,他这个做哥哥的,既不能打,又劝不进去,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李父一进来,就听到了兄妹两人的对话,还以为是闹了什么小脾气,不禁笑着开口说道。

随经过几十回合的恶战后,刚刚参加完宴会的李母也走了进来,打趣说道:“我看是不是芸欣又惹到你了。”

看着父母和蔼的样子,李致脸色也稍稍缓和下来。

按照别人的话说,那就是他的父亲母亲天生就是一张和蔼的脸,却是不通城砂布厂就像一只已经孵化成的小鸡知道怎么生了李致一脸冷酷的表情。

“爸,妈,你们回来了,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李致一脸严肃地说道。

李父和李母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笑着说道:“好,刚好回来也想休息一下,你说吧。”

“是关乎芸欣婚事的。”李致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看芸欣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之前不是挑了几家条件还不错的,都带出来见见吧。”

李芸欣的事情,李致这个做哥哥的,甚至比父母更操心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