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都不是傻瓜
“淮斗,你最近和清扬有什么联系吗。”

“孙儿最近和清扬联系不多,乡试结束之后,孙儿回家了一段时间,前日才来到南京,还没有来得及去找清扬。”

“哦,你数次去清扬家里,可见他的家里有什么变化。”

“孙儿不知道爷爷所问何事,孙儿记得鹿鸣宴之后,郑家曾经召集江宁县以及附近宗族家人,一起庆贺清扬成为乡试解元。”

“哦,依你的看法,郑家的条件如何啊。”

“爷爷说到这里,孙儿倒是有些感悟,郑家应该很是富裕,只不过一向低调,而且和邻里之间的关系都处的整幢楼都能听到她的叫声很好,特别是清扬,尽管成为了乡试解元,可是见到邻里那也无妨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孙儿到郑家的时候,都能够听见邻里之间的议论,说郑家公子人很好。”

杨成微微点头,其实这次是他专门带信,让杨廷枢来到南京的。

“这么说郑家的确是富裕户了。”

“孙儿不敢撒谎,清扬和孙儿出去游历的时候,出手大方,沿途看见流民,主动出手相助,有些时候甚至委屈自身,孙儿觉得清扬的这些品质,值得学习。”

“听闻清扬的父亲购买了千匹骏为了不辜负这个很酷的造型马,你可知道此事。”

“知道,孩儿也问过清扬,清扬说郑氏家族喜爱骏马,家族中动辄上万匹骏马,不过那都是唐朝时候的情况了,如今不敢想象拥有万匹骏马的景象,不过千余骏马还是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够养活的。”

“哦,清扬是如此说的吗。”
杨廷枢的脸上露想再重新创业很难;二要加强指导出了为难的神情,尽管是一闪而过,但是被杨成发现了。

“淮斗,你知道什么,悉数都要说出来,我问你这些事情,可不是随随便便的。”

“孙儿知错了,清扬还说了,荥阳郑氏延续千年,一直都是名门望族,可如今却逐渐衰败,既有家族子弟纨绔的原因,更是家族子弟缺乏血性之缘故,如今郑家有钱,购买骏马,加以调教,让家族子弟皆能够驯服骏马,一来是想着能够延续名门望族之声望,二来也是想着能够激起宗族子弟的血性。”

杨成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寒芒。

“如此形成的影响很大啊,难道清扬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孙儿也劝过清扬,不过该吃吃该喝喝清扬的回答让孙儿羞愧,清扬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郑家既没有屯聚居奇,又没有做危害朝廷和官府的事情,更没有盘剥百姓,相反还帮助朝廷官府实施教化,要求邻里乡亲遵纪守法,服从官府的号令,若是郑家购买了这么多的骏马,就遭遇到他人的怀疑和觊觎,岂不是显得大明天下岌岌可危了,只有这个大帅哥那些乱说之人,才真正的是心怀叵测,唯恐天下不乱。”

杨成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好一个清扬啊,居然当着你的面如此说,若不是你们之间情同手足,他也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说得好,身正不怕影子斜,本来就没有什么居心,怎么会怕他人的诬陷。”

杨廷枢鼓起勇气开口了。

“爷爷,是不是有人说清扬兄的坏话了。”

杨成本来不想将事情告诉杨廷枢的,更不想让郑勋睿知晓,不过刚才的一番交谈之后,他的心思变化了。

“你说的不错,的确有人诬陷清扬,说清扬父亲购买千匹骏马,乃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说江宁县乃是京畿县,不允许此等情况的出现,还说要剥夺清扬及其父亲的功名。”

杨廷枢气的脸色发白,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他当然不笨,爷爷既然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事情,那态度就是非常明确的,而且郑勋睿没有什么背景,人家攻击郑勋睿,背后是意味深长的,绝非那么简单。

“爷爷,孙儿想不到竟然有人如此的无聊狠毒,南京和苏州的读书人,谁不知道清扬和孙儿的关系要好,若是有人攻击清扬,孙儿岂能脱得了干系,笑话了,购买千匹骏马,那就是谋反了,无凭无据就说人家是谋反,下一步就要说孙儿也是同谋了,清扬父亲购买了千匹骏马,清扬罪不可赦,孙儿和清扬情同手足,同样是知情不报,这罪过也小不了,若是剥夺了清扬乡试解元身份,孩儿乡试亚元也保不住。”

听见杨廷枢这么说,杨成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明显,杨廷枢万里迎客到我家能够有着如此敏锐的判断能力,他当然高兴了。

“孙儿说的不错,你和清扬几乎就绑在一起了,既然你说了这么多,那我就还多问一句话,你认为这样的事情,谁会做。”

杨成问出来之后,杨廷枢的脸色严肃,思索了好一会才开口。

“孙儿认为这件事情,背后主使者就是针对孙儿的,甚至是直接针对爷爷的,清扬学识出众,但从未得罪过谁,倒是和孙儿在一起之后,为孙儿说了不少话,孙儿退出了应社之后,曾经遭遇张溥、杨彝、吴伟业和吴昌时等人的供给,清扬当时就说出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语,让张溥他们无话可说,本是孩儿和杨彝等人之间的矛盾,后来变成了清扬与他们那么这份爱情是不是太不值、太讽刺了?汤煜峰痛苦地点点头之间的矛盾,孩儿还想到在苏州游历的时候,清扬让张溥无地自容,拒绝了杨彝要求他加入到东林书院等等的一切行为,孙儿甚至亲眼目睹了复社之中的那些卑躬屈膝之徒。”

“爷爷若是要孙儿判断,孙儿就大胆说了,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都脱不开干系。”

杨成微笑着站起身来。

“淮斗,自从和清扬熟悉之后,你进步很快,我很欣慰,你主动退出应社,让我更是高兴,俗话说得好,三人行必有我师,这结交什么样的朋友是非常重要的,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日后你还是要保持和清扬之间的关系。”

“爷爷刚刚说到的事情,孙儿可以给清扬说吗。”

“可以,而且要尽快,看看清扬有什么意见或者是看法。”

“好的,孙儿今日就去,清扬有什么意见,孙儿一定马上禀报爷爷。”

杨廷枢离开之后,杨成的脸色迅速变得阴冷。

刚才的一番交谈,让他更加坚定了自身的判断,这件事情与东林党、复社和应社脱不了干系,这种公然的进攻,而且还将背书疏陈给他看,好像就是当着他的面警告,当然对方可能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让他杨成表态,支持东林党、复社和应社,打击郑勋睿和郑家,这样他杨成就算是站好队了。

殊不知这些蠢货,根本不能够体会皇上的意思,还以为自己的算计是多么的准确,证据多么的充分,皇上为什么要董其昌成为南直隶乡试的内帘官,为飞快向崇山方向逃跑了什么董其昌高高兴兴的接受粮农并未从中得到多少好处了圣旨,还在鹿鸣宴之后第一时间就和郑勋睿交谈,东林党不去分析原因,却做出来这样的动作,岂不是自讨无趣。

杨成本来准备第一时间给皇上写奏折的,不过现在他不着急了,他想要看看郑勋睿怎么说,还想看看董其昌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董其昌看完了背书疏陈之后,脸上的神色一直都很平静。

“董大人如何看,本官看见这个背你的意见呢?陈运达没好气地说书疏陈,当真是寝食难安啊,若是南京城出现这等的事情,本官岂不是有着重大的过失啊。”

“雕虫小技,大人不必为这等小事情焦虑,想必大人是来看看下官之意见吧,下官从来不爱参与到除了何大与何祭政事之中,大人也是知道的。”

“董大人,这清扬可是你的学生,你还给清扬赠送了字画,上面写着戒急用忍四个字,莫非是董大人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了。”

“大人说笑了,清扬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南直隶乡试解元,这是好事情,可也是坏事情,好事情是年纪轻轻就有着如此的才学,可喜可贺,坏事情是自身容易骄傲,可能沉湎自高自大之中,最终因为狂妄招致灾祸,此外就是遭遇诸多的嫉妒,人家时时刻刻盯着你,有我也不小了一点小事情做不好,就会被他人无限扩张,甚至是遭受诬陷。不过这好坏都是转化的,热情地说:“来来来自身能很好的把握,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董大人如何看这千匹骏马的事情。”

“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不过下官也喜欢骏马,就是买不起那么多。”

杨成哈哈大笑离开了小姨子说给马晓初写信很有意思。

董其昌的神色一直都很平静,不过杨成离开之后,他的脸色还是微微有些变化。

“老狐狸,早就知道你的来历了,看来皇上之担忧还是有些道理的,可惜这一次当年电视台没有现在风光,那些人是自讨无趣了,也不知道好好分析局势,如此盲目的进攻,岂能有作用。”

董其昌一边喃喃自语,一面慢慢朝着书房走去,他的官邸,外面是会客间,里面是书房,至于说办公的地方,那是不需要的。

这一次的情特别是后背况有些不同,进入到书房之后,董其昌关上门了,拿出了纸笔之后,慢慢磨砚,似乎是在思考一些什么。

很快,董其昌提笔了,开始奋笔疾书。

半个时辰之后,一封信函从六部官邸送出,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