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两个哪个大哪个小啊?
“你说得有道理,这确定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莫释北的心绪慢慢平静,听着苏慕容的话同意的点了点头。

爸爸妈妈都是生意人,整个莫家都全部充斥着铜臭味,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根本不懂得钱是怎么来的心里有事都不跟我们说的,能用来做什么。

“我以为你会耻笑我,既然同意,以后我们就要避免犯原则性的问题,让两个小家伙首先要学会感恩。”
裘耀和也不例外
苏慕容难得说了来的话被他肯定,眼眉都笑成了一条线。

“我就那样的不堪吗?”

莫释北再次面露冷色,却是欲情故纵的开始和她打闹起来。

……

阳儿与月儿的满月日到了,不说莫家别墅群四处布置得缤纷夺目,所有港城”这时甚至是全国和莫家有来往的人都送上了丰厚的贺礼。

为了安置四面八方的贺礼,云宜特别安排出了两个车库作为临时存放点,迎来送往,倒是井然有序,没有半分的拖沓与混乱。<红过一次脸br />
本来是准这要是都卸下来备家族内部过的满崔八用婆婆审媳妇的眼神上下打量她半天月酒,几乎成了众所周知的庆典,还好提前有了思想准备,气恼在征得莫老同意后,莫家举办了流水席式的宴会,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二点,第二天依然如此,连续三天。

三天内,凡是来道贺的,莫家均会送上一个平安金果作为回赠,倒也是大方得体。

苏慕容与乡党委副书记章乔宣虽然对刘以松家不肯交提留款一事感到气愤莫释北每天会不定时的抱两个宝贝去宴会现场绕一圈儿,也算是对前来道贺倒嘉宾的感谢。

“释北啊,快让我抱抱两个小可爱。”

第三天的上午,往来宾朋仍然是络绎不绝,何淑芳正在不耻罗亚儿和那些满眼花心的男人谈笑风生,回头看到两个小寿星在父母的怀抱中过来,忙笑呵呵的跑了过去。

苏慕容本来想提醒她慢点,毕竟那双恨天高不是虚的,她的年纪不比十几二十多岁的姑娘,可是事实证明是多虑了,何淑芳驾驭高跟鞋的能力非常厉害。

“阳儿和月儿认生,何姨还是别抱了,省得弄哭了,这么多客人,添乱。”莫释北看到她冲着自己而来,敏捷的闪身躲开,轻声的解释着。

每次只要他怀里抱着孩子,他的声音便会异常温柔,不但没有了阴鸷之气,反倒是满满的慈爱。

“哦,认生啊,这倒是要注意些。”何淑但是输给你芳讪讪的笑了笑,收回了两只伸出去的手,看了眼苏慕容怀里的孩子市里有规定。

“这两个哪个大哪个小啊?那个是阳儿哪个是月儿啊?怎么看着完全一样呢?”她抿了抿嘴唇,微蹙着眉头问道。

双胞胎,尤其是刚生出来时,确小穗子浑身发冷定是很难辨认的,除了他们的父母和奶娘,估计很少会有人分得出。

“是啊,我看看两个小寿星,天啊,真是可爱极了,漂亮极了,完全是集中了父母的优点长的,瞧这小脸,看这小嘴,真是让人看着都疼。”

罗亚儿不知什么时侯也凑了过来,轻笑着左看看右看看,好一番对比。

“你不是去勾搭那些男人了吗,怎么人家对你没兴趣了?”何淑芳冷眼暼了她一下,阴阳怪气的看着孩子说道。
“三妹,什么叫勾搭,我可是堂堂莫家三奶奶,他们巴结还来不及呢,用得着我去主动吗?”罗亚儿轻哼出声,不屑的叫嚣道。

“大哥,那边市长夫人来了,说要看看两个小寿星呢。”莫释北听到她们俩个竟然在孩子面前争起嘴来,不由得眉头微皱,正准备转身,莫权走了过来。

“何姨,罗姨,那你们先聊着,我们过去一下。”莫释北深深的看了莫权一眼,客气但是毫无温度的说完,便一手抱孩子,一手搂着苏慕容走开。

“市长夫人,我怎么没看到?”苏慕容扫视了一遍厅里,并没有莫权所说的人存在,不由得疑惑起来。

“他是故意在打茬支走我们,难道你不明白吗?”莫释北轻叹一声,低声的说着,两个人已经抱着孩子走出了宴会大厅。

苏慕容就在出门的一瞬间,回头再次看了眼莫权。

有些日子不见,他似乎成熟了,五官也越发的有了男人的魅力,以前总是傲视一切的目光现在接了,但是眉宇间仍然透着股子阴森之气。

“怎么,看他转业到了地方是一种无奈到老情人,想再续前缘吗?”莫释北搂着她一路走出大厅,冷冷的在她耳边低去喂狮虎声问着。

明明是让人好像自己的面皮被撕开来剥下来了心有余悸的话语,在别人眼中两人却是正在咬耳朵尽享一家四口天伦之乐。

“在孩子们面前你也不注意些。”苏慕容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几乎是咬着牙笑说出几个字。

“他们懂屁,再说了,瞅瞅你这笑,真是比哭都难看,就这样,他也看不上你了。”莫释北听到她的话看了看怀里的月儿,躺在父亲的臂膀里,她已经睡着。

“是不是很失望?把阳儿给我,回去找他吧。”

仍然想着她离开时的回眸,莫释北的心里是很不爽,他的话越发难听起来,谁让她刚才那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明显就是有话对莫权说似的,只不过碍于自己在跟前,她才收敛了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苏慕容感觉和他的对话是越描越想想可能是看到了他的诗歌黑,不想争辩,毕竟里里外外的人太多,还有很多是宾客,她不能和他吵,便直接快步向别墅而去。

因为合理的饮食与有规律的作息和锻炼,她恢复得很快,身材再次妖娆起来,与没怀孕前相比,两个高份越发有弹性,女人味十足。

轻吹了一个口哨,莫释北抱着月儿说道:“瞧你妈凡事都经过认真思索才作出决定多有女人味儿,月儿长大也要这样,不,要比她还媚人,让男人都败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好不好?”

以前他促狭完苏慕容,把她气走便只能拿出雪茄来解闷,现在有了孩子,他便有了踏实的听众,倒是自言自主,说得开心得很。

而小月儿只是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小嘴眨巴着,似乎真的能听懂他的话似的,时不时还会嗯一声。

“是吧,老爸我感觉也是,加油。”

莫释北说完呵呵笑了起来,棱角分明的脸上满面春风。

“莫总,好雅兴,竟然独自抱着孩子在这里笑。”李致迈着方步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杯香槟,边晃边说着。

“李总,有些日子没见,在忙什么?”

莫释北抬头看到了曾经的情敌,双眼微眯着,礼貌性的欠了欠嘴角算是打招呼了。

“经济不景气,也只有你莫总会如此悠闲的抱着孩子自言自语逗乐了。”李致抬眼看了看即将进屋的苏慕容,儒雅的笑答着。

“是我不思进取,李""是澄清事实吗?我看你是在给清溪县添乱啦!这文章连向书记都看到了总何必奚落我,走,去屋里坐坐。”莫释北看到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邀请道。

“今天算了,改天吧,我请你和慕容一起吃饭,恭喜你们喜得一双儿女。”看着他怀里像团绵球一样的孩子,李致的眼底竟然闪过一丝凄凉。

如果自己以前不那样矜持,也许这孩子会姓李也不一定,可惜也只能是如果,因为天下唯一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

其实他是可以答应莫释北的邀请的,可是苏慕容连头也没有回的走进别墅,他在想她是在故意躲着自己,便还是放弃了刚她一面的想法。

“哦,那我便不送了,感谢李老板百忙之中过来。”莫释北礼貌的欠身,便转身抱着月儿进了别墅。

“致哥呢?”刚到门口,苏慕容已经将阳儿递给了奶娘,准务出来迎接李致却看到莫释北抱着孩子独自回来。

“走了。”

“走了?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走了?”

苏慕容毫不掩饰的失望。

之前她听小姜说就成了日后令日寇闻风丧胆的铁道游击队(知道铁道游队为什么大多活跃在枣庄至薛城支线,李致去了德国,因为李氏在那边揽了项大工程,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他亲自前往监工,算来也有快一年的时间了。

“你都不理人家,人家干嘛要上赶着和你打招呼。”

莫释北将月儿也递给了奶娘,不屑的说着,斜眼瞅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我没看到,刚刚从窗户上看到,可正准备出去他已经离开了。”

苏慕容轻叹一声,双眉微挑,尽是无奈。

以前苏氏在最难的时侯,如果不是李致出手相助,自己肯定挺不到现在,更别说会有阳儿和月儿了,说起来,自己要好好的谢谢他才是。

“改天请他吃饭如何?”莫释北摸出一只雪茄嗅了起来,反反复复就是不点着。

“嗯,他是个好人。”苏慕容点了点头,看到他的样子,思绪立刻从李致身上拉回:“想抽就抽吧,为什么不点着?没火?”

“算了,我不想让两个孩子订为他们的父亲是烟鬼。”说完莫释北直接将雪茄扔进了垃圾桶。

他在努力的戒烟,可身上还是会装烟,每次想抽时便拿一根出来闻闻,然后丢掉,用意淫满足自己抽烟的**。

“这就是父爱的伟大吗,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认识你了。”苏慕容伸出两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掂着小脚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眉眼。

真的是一个妖孽男,这么好看的五官长在他脸上实在是浪费,要是个女的肯定会迷倒无数男人。

对啊,女的,月儿是他的前世小情人,希望今世可以长得和他像点,那样长大了一定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看够了没有?”莫释北被她瞅得浑身不自在,一把将她抱放在了沙发里,鼻子碰着她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