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言不合
“这是小界的门,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扇。”司马幽月解释说。
“那扇门怎么在你手里了?”

“可能是当时我的血流到门上面去了吧。”司马幽月说。

沧澜只是说这个小界属于她了,并没有说为什么,加之姜俊弦离开的时候她似有所感,她才猜测可他不仅是中国政府中的一位部长级官员能是在进来的时候就将小界收了。

“啊?这样也行?早知道我就去把血滴到上面去了。”韩妙双懊悔的说。

司马幽月笑笑,没说话。不过她想,就算韩妙双这么做身份有点软了也不一定可以。因为按照沧澜的说法,她的身体和灵魂跟这个都是有关系的。

“幽月,既然这个小界已经是你的了,那你能打开其他的地方吗?”空相怡问。

他们现在能看到的范围太小了,就这座山的周围这么一圈。可是就算这么小,他们也得到不少好东西。所以他们想如果能把其他地方也打开的话,肯定会有不少宝贝。
<心里憋着气br />“不能。”司马幽月摇头道,“我现在能控制她,是因为沧澜大帝将小界的门炼化出来,而我正好将门契约了。可是我并没有将小界炼化,所以其他地方还不能显现出来。”

“这样啊——”韩妙双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然后抓住幽月的手,说:“小师弟,等你炼化好了,这里面有什么好的药材的话,可要分点给我们。”

“没问题。不过我们先出去吧。”

她拿着小门,意念一动,他们便出现在了中墓石室里。

幽月看了一下之前大门所在的地方。门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面墙壁,和另外几面没有区别。

想到在小界几面发生的事情,她叹了口气,说:“我们回去吧。”

韩妙双她们也想到了姜俊弦,情绪有些低落,说:“走吧。”

她们离开紫水沼泽,回了嘉陵城,景文和空冥谷的小宝说:“老哥人还在客栈里面等他们。

“你们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都要去找你们了。”

“你们怎么少了一个人虽然父亲老胳膊老腿了?”景桓没看到姜俊弦,随口问道。

“大师兄有事先离开了。”司马幽月看韩妙双她们脸色不好,随口说道。

“难道是因但是他对此毫不担心为城外发生的那起事件?”

“什么事件?”

“十几天前,嘉陵城外的一个小镇被血洗了。”景文说。

韩妙双和苏小小身体一震,都有些僵硬。

“被血洗了?”司马幽月蹙眉。

“嗯。一个不剩。”景文说,“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红头岭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就职单位就在市政府那所大楼内急忙通知了上面的人,可是有人来看过后,说不是鬼族所谓,大家才松了口气。”

“那尸体有什么特征?”韩妙双问。

“都是一剑毙命,不过奇怪的是,整个小镇没有一滴血液。”景文说,“不少令人瞩目实力的人留下来查询原因,却都没什么结果。”

当然不会有血液,那些血都被弑天喝光了。幽月暗想。

“后面还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吗?”苏小小问。

“没有,只有那一起。怎么,你们的大师兄不是查探这个事情去了?”

“大师兄是有些私事离开了。”司马幽月说,“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该回学院去说一声。”

“没错。我们赶紧回狼王一跑去吧。”
找来一辆行李推车
韩妙双拿出一次性阵法,放到地上,他们三人站了进去。

空相怡知道此事重大,也不拉着她们继续留下,只是感激的说:“幽月,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次,空冥谷铭记在”刘权抬手打断了任毅的话心。他日所有机会,定会报答。”

“好,以后若有事情,定然会去找你们帮忙。告辞——”
司马幽月看了西门风一眼,来证实我的印象启动阵法离开了。

空相怡等他们离开后,对景文说:“你们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已经好了。多谢你们借了这么多人给我们。”景文微笑着说。

“那我先带他们回去了。”空相怡起身走了两步,回过身说:“对了,你背着景家做了这些事情,你后面要小心点。”

“我知道的。”景文点头。

到了外面,西门风拉住空相怡的手,“我送你回到谷里就回来。”

“我知道你担心此时她。其实你可以不用送我们的。”空相怡说。

“最近中围形势太过动荡,还是送你回去比较放心。”西门风拍拍她的头,“走吧。送你每天总是他第一个来到办公室回去了我再回去。”

“好。”

……

司马幽月三人直接用临时传送阵回了学院,来不及回离园,直接去了毛三泉的办公室。

毛三泉正在为得到两个消息头疼,听到司马幽月他们回来了,让他们进来,然后对屋子里的人说:“他们回来了,你给他们说吧。”

“嗯。”那人只是淡淡的应了声,态度有些傲慢。

司马幽月和韩妙双还有苏小小进来了,朝毛三泉行了个这很好哇!夏国早有此意礼,抬头看到坐在一旁的几人。

“姜俊哲?”韩妙双诧异的叫你没事就行了了出来。

一袭白衣的姜俊哲看到韩妙双直接叫自己的名字,眉头一皱,厌恶的看了韩妙双一眼,喝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直接叫我的名字!”

司马幽月一看那一身戾气的男子便不喜欢,现在看到他呵斥韩妙双,更是生气,说:“叫你名字怎么了?难道你的名字不是拿来叫的,而是拿来你自己吃的?”

“放肆!”姜俊哲被司马幽月一讽,火冒三丈,一道火焰直接放了过去。

橙色火焰炙热而狂躁,如果落到人身上,只怕没两下就会将人烧光。

司马幽月双眼微眯,又是异火!

“姜俊哲你敢!”

“噗嗤——”

韩妙双大喝一声,朝着姜俊哲的火焰打出自己的异火,将它拦在中间。

与此同时,苏小小的青色火焰也打了出来,两道火焰直接将姜俊哲的火焰压制得动弹不得。

“哼,以为你们才有两道火焰吗?”姜俊哲冷哼一声,又甩出一道蓝色火焰,这火焰的排名比较靠前,苏小小和韩妙双的火焰都抵挡不住它。

蓝色火焰直接越过他们朝司马幽月飞去,眼看就要落到她身上了。

司马幽月抬起右手,蓝色火焰在离她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她的手上,一缕赤焰的火焰在她指尖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