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狭路相逢勇者胜(4)
(大年三十,恭祝各位读者大大春节快乐,万事如意,新的一年发大财。)

丰镇镇子的前方是一大片的空地,让郑锦宏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这块空地上面,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坚冰,战马踏上去的时候,根本无法站立,第一批冲锋的两百将士,尚未靠近镇子的门口,就几乎全军覆没了。

这是多铎专门作出的安排,果然起到了奇效。

亲眼看着将士冲锋的郑锦宏和苏蛮子等人,眼睛里面几乎要滴出鲜血。

食盐能够化解坚冰,可是这个时候,郑锦宏找不到然后钻满整个身子的时候就可以躺上去了那么多的食盐。

唯一的办法,是在坚冰上面铺上棉甲,让战马塔在棉甲上面冲锋,这样才能够保证战马不滑倒,但是激烈的战斗之中,棉甲等同于将士的生命,棉甲可以抵御弓箭,失去了棉甲,将士的身躯暴露在八旗军的弓箭之下,那是必死无疑的。

就在郑锦宏犹豫的时候,一批棉甲送过来了。

这是那些身受重伤的将士,脱下了棉甲送来了,还有部分预备队的将士,也脱下了身上的棉甲,尽管说棉甲的数量不是很多,但只要能够铺出来两条路,就足够了。

第二轮的进攻开始了。<知道我们是来找人br />
这一次冲锋的有三千将士,苏树东也相信前方的将士怀揣棉甲,不断的铺在冰面上,后面的将士跟着棉甲的方向冲锋。

指挥且亲自参与冲锋的是郑家军参将苏蛮子。

郑锦宏坚决不同意,可苏蛮子坚决要亲自指挥且参与到冲锋之中。

漫天的箭雨,冰面上的鲜血已经凝固。

没有一个将士后退,那些受伤的将士,咬着牙往前爬,拼命的将棉甲铺在冰面上。

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婆。。。

手持望远镜的多铎看见了这一幕。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到了穷途末路,这是真切的感受。

八旗军将士不断发射弓箭。造成了明军大量的伤亡,可是多铎知道,弓箭的数量有限,一旦发射完毕,等到明军攻入到丰镇的时候,那就是灾难的开始。

可多铎无法阻止军士发射弓箭。

多铎第一次看见如此不怕死的军士,这种钢铁一般的意志,他历来认为八旗军才拥有。而且是八旗军最为精锐的军士才拥有,可眼前的明军,清楚的告诉他了,不仅仅是八旗军拥有如此顽强的战斗力。

鲜血铺就的道路慢慢延伸到丰镇镇子的大门之前了。

明军已经变得很聪明,他们利用棉甲抵挡弓箭,同时不断的发射弓弩,让八旗军的军士也有了伤亡,诸多的军士不敢明目张胆的发射弓箭了,而且明军的毛瑟枪在这个时候也充分的展现出来威力,凡是露头的八旗军军士。多半会被毛瑟枪射中,惨叫着倒下。

多铎的脸上没有了多少的表情,他知道最后的厮杀马上就要到来了。

苏蛮子率领近两千的将士怒吼着冲入了丰镇。

诸多的将士没有喘气的机会。四周的白色都是些凉拌的海鲜全部扑过来了,那是八旗军军士,尽管天色已经黑下来,但丰镇到处树立的火把,将四周照的亮堂堂的。

苏蛮子很清楚,他拼死都要抵住,为后面大量将士的总攻争取到时间,接下来大帅郑锦宏将率领一万多的将士展开冲锋,那个时候全面的厮杀就开始了。

必须要守住丰镇镇子的大门。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拼死的守住。

苏蛮子开始了怒吼。他扑向了四周的白色,手中的钢刀挥舞出片片的刀光。胯下的战马明白主人的意思,一样低着头朝着那一片片的白色冲去。

多尔衮此刻没有丝毫的保留了,他亲眼看到了明军的顽强,这个时候若是想着保留实力,那就是自取灭亡,所以接近八千的军士全部都开始了冲杀,留下的仅仅只有多尔衮身边的两百亲兵。

八旗军占据了人数上面的绝对优势,故而在战局上面同样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多铎看到了这一点,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传令兵来回奔波,传达多铎的命令,其实多铎的命令只有一条,那就是务必要夺回镇子的大门,阻止明军全面的冲锋。

让多铎目瞪口呆的情形再次出现,近两千的明军拼死守住城门,不管有多大的伤亡,他们都不后退一步,前面的军士倒下了,后面的跟着扑上去,每个人脸上都是义无反顾的表情。

隆隆的马蹄声传来的时候,多铎的脸色终于变化了,变得发白。

他知道,明军发起十几岁的一个人了总攻,这个时候夺取城门已经来不及,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了。

守卫城门的明军,听见了马蹄声之后,每一个人都发出了怒吼,争先恐后的朝着八旗军扑过去,而守卫城门的约两百的军士,如同铁塔一般岿然不动。

多铎实在是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明军如此的骁勇,悍不畏死,面对多于自身若干倍人数的对一问毕业才一年多的大学生手,死都不后退,在他的印象里面,明军大都是逃跑的能手,只要是遇见一丝的危险,就忙不迭的逃离。

到了这个时候,多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郑家军的那位主帅郑勋睿能够成为大明的皇上,为什么郑家军能够成为天下最为骁勇的军队,为什么八旗军屡次败在了郑家军麾下。

苏蛮子以及成为了血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数不清楚了。

他的左臂越来越沉重,几乎抬不起来了。

就算是这样,苏蛮子也没有停止厮杀,他嘴里发出的怒吼声,已经带这世界对你这样崇高美丽的人着嘶哑,嘴角也出现了一丝的鲜血。

身边护卫他的将士,被他怒斥前去杀敌了,厮杀啊到了这个份上,诸多将士的目的是保住大门,让大队人马冲进来斩杀八旗军军士。

马背上的苏蛮子,忽然感觉到背后的冰凉和剧痛。
他没有回头,这冰凉和剧痛意味着什么,他非常的清楚我偷偷的去摸她的脸。是从哪里来的

苏蛮子反手挥舞出钢刀,一声惨叫传来,可就在他反手挥舞钢刀的时候,面前的长矛也过来了,冰凉和剧痛的感觉从胸前传来。

苏蛮子的意识瞬间有些模糊了,他感觉到自己支撑不住了。

身边传来的叫声和怒吼声,他已经听不清楚了,好像是有人在呼喊他。

苏蛮子拼了命,稳住身形,他隐约看到胸口一个很大的血洞,大量的鲜血从这个血洞冒出来,就是用双手都捂不住。

苏蛮子努力控制住摇晃的身形,他不管不顾胸前的血洞,而是努力捋整齐身上的战袍,身上的热量在迅速的消失,身体开熟悉的小河……她的家始发冷发硬,但他一直努力稳住身形。

。。。

郑锦宏率领的一万两千将士,终于冲进了丰镇。

最后的厮杀开始了。

郑锦宏一眼看见了身体僵硬、立在马背上的苏蛮子,听见了苏蛮子周围将士的痛哭声音,他的头脑瞬间变成了空白。

“兄弟们,杀光后金鞑子,为苏将军报仇。。。”

此起彼伏的怒吼声出现了,这股怒吼声转化为巨大的力量,十几个军士护住了苏蛮子的遗体,其余的军士拼命的朝着八旗军军士冲过去,开始了奋不顾身的厮杀。

。。。

多铎率领的是八旗军之中最为精锐的骑兵,可是在如此巨大的力量面前,这些军士难以支撑了,他们的队伍慢慢的被打乱,慢慢被包围成一团一团的,耀眼的红色几乎笼罩了整个的丰镇。

多铎不可能明白,最为精锐的八旗军骑兵,在明军攻入丰镇的时候,信心已经开始崩溃了,他们长途奔袭作战,没有任何的支援,他们面对的是无比强悍的明军,他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就算是拼死抵抗,最终也是要朝着沈阳的方向逃亡的。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从沈阳出发的时候,怀揣的是得到大量钱财的美梦,他们希望通过此番的征伐,能够暴富,能够让家然而人过省委、省委组织部和省委宣传部上更妈妈好的生活,他们更是希望通过此番的征伐,得到朝廷的奖赏,可这一切在明军发动第一次进攻的时候,就如同泡沫一样破裂了。<这点侦查员就好得多br />精神支柱不存在了,他们仅仅是依靠着自身的悍勇抵抗,可惜战场上作战,特别是在异常激烈的厮杀之中,士气和精神是最大的保障。

多铎眼睁睁看着麾下的八旗军被明军分割包围,伤亡越来越大了。

战斗厮杀到了这个时候,多铎无力回天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多铎无法接受,不到一天的时间,整整一万最为精锐的八旗军骑兵,就这样消失了吗,如此恶劣的气候,在最不可能发生战斗厮杀的时候,明军突然发动了进攻。

多铎已经想了所有能够想到的对策,他甚至在某一时间段看见了希望,看见了八优优与他们从未谋面旗军能够获取胜利,可是希望消失是那样的迅速。

多铎脸上没有了任何的颜色,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参与到厮杀之中,作她还不愿意离婚为大清国的亲王,他没有必要直接厮杀,只要很好的指挥就可以了。

不过这个时候,多铎忽然非常后悔了,他为什么没有参与到厮杀之中,难道是因为成为了大清国的亲王,就感觉自身的地位不一般了,就不能够和普通军士一样去厮杀了,可要是战败了,他这个大清国的亲王,不是一样会被斩杀,或者沦为阶下囚吗。

没有后悔药,多铎只能够接受这样的结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