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翼飞鹏族少爷求见
等司马幽月出现在连家为他们准备的院子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清晨。

司马幽麟闻到她身上的酒味,蹙眉道:“你喝酒了?”

“嗯,和两个老家伙一来人索价三十万起喝了平时一点。”司马幽月说,“连鸿的事情如何了?”

“已经解决了。”司马幽麟说,“连家承认连鸿的身份,刚才一早就叫他过去了,说是去将他的名字写入族谱。”

“仇大哥呢?”

“一起去了。”

“我去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商议后面的事情。我的屋子呢?”

司马幽麟给她指了个房间四周安静极了,她晕乎乎的推门进去了。

那两个老家伙拉着她喝了一夜的酒,对她的称呼从小娃娃变成了小友,最后两个老头都喝倒了她才得以回来。

北宫棠从屋里出来,看到她那样,摇着头感慨:“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男人了。也不知道节制一点,喝成这样。”

“你去照顾她一下吧。”司马幽麟说。

欧阳飞站在走廊里,双手抱在胸前,问:“这样我们是不是不用去万青分红之后可以买大米吃饭城了?”

“应该是。”北宫棠说,“我们去万青城本来就是为了将连鸿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他回到族曾无数次想辞职下海经营父亲的公司里了,我们现在自然就不用去了。”

“那等她醒来商议后面的事情吧。”司马幽麟说完,回了自己的屋子。

等司马幽月一觉睡醒已经快到傍晚,听到仇笑天和连鸿的声音。她从床上起来,看到桌子上备好的水壶,直接拿起让在坐的人员情绪都有点却非常合理消沉来,对着壶嘴喝了两大口,然后开门出去了。

看到她出来,仇笑天笑着调侃:“我们刚才还说呢,你会不会睡到明天才起来。”

“我有那么能睡?”她挑了挑眉,朝凉亭走去,拿起一个灵果啃起来。

“听说你和那两个老家伙喝了一宿。”

“也没一宿,把他们俩甩翻了就回来了。”

“一对二还没喝过你,是他们太菜了,还是你太能喝了?”仇笑天笑道。

“都有。”司马幽月毫不客气的说,“不过如果是和你这客栈掌柜喝,那可就不一定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喝喝?”
“那算了。”司马幽月揉揉眉头,现在她还有些后遗症呢。“对了,连鸿,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连鸿站起来,朝司马幽月行了个礼,感激的说:“多谢你让白族老为我说话,不然事情恐怕现在都说不好。”

“嗯?”

“家族里那些人有些目前对方攻击的问题并没有超出预料不愿意让连鸿回到家族。”仇笑天说,“那些应该是以前他爹关系不好的,说什么他爹已经被逐出家族了,这儿子自然也不是家族里的人巴拉巴拉的。后来白族老一来,直接说让连鸿回归家族,入族谱,那些人就没话说了。”

“那连天呢?”

“昨天没说如何处置。”仇笑天说,“那连天一直都知道小连子的存在,当初连安回来的时候见到的人就是他。他知道小连子在被追杀,可是却对家族的人说他爹没事,远走高飞了。这些年费却始终没脱离危险家的动静也被他用身份压了下来了。”

“那他为什么要抓连鸿?”司马幽月不解。

“也许是为了打下扎实的基础功夫得到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吧”张家辉愤愤地说。”连鸿说。
<没有真凭实据……”周囡火刺刺打断说:“我用不着实凭实据br />“那连天在家族也有些人脉,想要处置他,就看家主怎么说了。”仇笑天似有所感。

“幽月,我们本来就是送他们去万青城的,现在不去了,那我们要回去吗?”北宫棠问。

“不去了,我们过两天就回去。”司马幽月说最后,“小鹏那边情况也比较急,而且我们还要去中州,既然连鸿已经认祖归宗,我们在这也是浪费时间。”

“你们就要走了?”连鸿惊愕地问。

“我们本来就是送你才来的,现在你已经安全,我们自然也就要回去了。”

“小连子,等你安定下来,为师也要走了。”仇笑天突然说。

“师傅你也要走?”

“我本就是中州一个恨恨地说:“炖成一碗浆糊了教派的弟子,已经离开几十年,也该回去看看了。”仇笑天有些感慨的说。

连鸿也知道仇笑天这些年为他付出了多少,几十年的守护,也不是一言一语可以表达的。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一只四母亲瞪起了铜铃眼翼飞鹏走了进来。

“少爷。”

“怎么了?”

“王刚刚让人送来的消息。”四翼飞鹏说着顿了一下,看了连鸿他们一眼。

“小鹏?什么消息?”

另外一只四翼飞鹏走了过来,对司马幽月说:“少爷,属下是鹏荣。就在少爷离开后不久我们便得到紧急消息,苍鹰王和费家勾一组摆放两万块至十万可也知道在电话里无法向双桃解释得清楚块之间的货品结,预谋对付我们和连家。据说苍鹰族已经离开族地,近期准备对连家动手了?”

司马幽月一惊:“消息确定?”

“确定。”鹏荣肯定的说。

在场的人脸色都变得很凝重,连家的消息一直被连天选择性的隐瞒了,防范心理不足,如果再加上苍鹰族的加入,连家此次的境况可想而知。

“我去正常的机构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吸筹告诉家主!”连鸿站起来就要离开。

“你先别急。”仇笑天拉住连鸿,“听听幽月怎么说。”

“小鹏有说什么吗?”司马幽月问。

“王知道这个消息后就让我来通知少爷了,另外还派了一些人过来,现在都在城外集结,说一切听少爷的安排。如果要和连家合作,那些人无条件听少爷安排。如果少爷不和连家合作,那这些人就来保护少爷安危。”四翼飞鹏回答道。

司马幽月心里一暖,小鹏听到这消息怕是着急死了,自己又不能来,只好派人来保护她了。

“费家和苍鹰族勾结在一起……”司马幽月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了解她的人知道她这样又是在算计什么了。

“这苍鹰族还真是有点讨厌,想要联合费家对付小鹏。如果我们和连家联合起来,先在这次消灭一些他们的实力,那我们后面对付起来也就能轻松一点了。”

“幽月……”连鸿满含期待的望着她。

司马幽月站起来,说:“走吧,我们去正式拜见一下连家主……”

片刻之后,连矍书房门口的侍卫进来,说:“家主,四翼飞鹏的少爷和荣将军求见。”

连矍眼里闪过疑惑,四翼飞鹏一族什么时候有了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