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群英会(2)
首先开口的是郑锦宏,不管从资历还是从身份来说,郑锦宏都应该是第一个开口。

“少爷,属下认为大军应该要进入到保定府作战,不能够去救援延庆州城,既然多尔衮采取围困的战术,那么其主要的精力,肯定是放在作战方面的,再说后金鞑子队伍庞大,需要太多的粮草来维持,若是粮草不济,其队伍就无法维持,而且从兵力数目来说,郑家军直接去救援延庆州城,也存在很大的危险,属下估计,后金鞑子肯定会采取分兵作战的方式,他们在北直隶已经没有对手,可以放心大胆的进攻,但若是整体作战,速度太慢,劫掠的钱粮不一定能够满足大军的需求。。。”

郑锦宏开口之后,众人跟着发言,大都是赞成郑锦宏建议的。

应该说从整体作战部署上面来说,郑锦宏的建议是完全正确的,郑家军进入到北直隶作战,主要的任务就是消灭后金鞑子的有生力量,后金鞑子作战必定会采取分兵的策略,这正是郑家军希望看到的局面,只要掌握了后金鞑子的作战路径,给与某一路后金鞑子毁灭性的打击,那样的情况就完全存在了。

但具体如何作战方面,众人说的很少,郑家军是不是分兵作战,是直接进攻后金鞑子,还是通过一定时间的侦查实施伏击作战等等。<接到他的求助电话br />
这些问题同样非常关键,必须要考虑清楚。

终于,文坤开口了。<但这样做br />
文坤的身份也是和特殊的,本就是文曼珊的亲哥哥,而且还有着不俗的能力,特别是在淮安府担任同知这段时间。将偌大的淮安府治理的井井有条,很多时候知府吴伟业处理政事都是征询文坤的意见。

“大人,属下觉得郑总兵的建议是正确的。大军不能够进攻延庆州城,这样就完全惊动了后金鞑子。后金鞑子移动速度快,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集结,若是十五万的大军联合起来作战,就算是郑家军和洪大人联合起来,也不一定能够取得完胜,反而有可能让局势更加的恶化。”

“具体作战方面,属下不是很熟悉,只能是提出建有模有样地弹起来议。属下觉得,刚刚刘总兵提到了伏击作战的可能性,要说做到这一点很难是,且不说后金鞑子遍布北直隶各地,斥候侦查的时候,很有可能与后金鞑子不期而遇,暴露了行踪,就是伏击作战需要的时间上面来看,也是有些来不及的,仓促的伏击。还不如有准备的面对面的厮杀。。。”

文坤说完这番话,引来了很多诧异的眼神,要知道文坤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军队的事宜。第一次参与讨论,居然能够提出来这样精辟的建议,很不简单了。

郑勋睿看着文坤,微微点头,他很满意文坤的发长途奔跑加上一夜的雨淋言,其实文坤这个时候的发言,也是树立自身威信的最佳时机,若是没有任何的资历,将来很难统领一方的。

文坤说完之后。李岩跟着开口了。

“属下认为文大人的建议完全可行,属下曾经在保定府、真定府与河间府一带游历过。这一带的地形很是平坦,基本都是平原。能够设伏的地方不是很多,而且对设伏作战的要求是很高的,后金鞑子作战移动速度快,进攻凶悍,属下认为郑家军的移动速度比他们更快,更加的凶悍,故而在对阵作战这难道还不能明他有问题吗?此时的时候,还应该占据一定的优势,同时郑家军深入到北直隶作战,后金鞑子完全是不知情的,如此情况之下,郑家军能够在有效掩饰自身行踪的基础上,展开突然的攻击,争取在不暴露放入凉水中激一下行踪的时间之内,尽量多的剿灭后金鞑子的力量,刚刚大人分析过了,后金鞑子肯定会分兵作战,这应该是郑家军的最好机会。”

“后金鞑子移动的速度快,进攻肯定也是很快的,属下认为,既然多尔衮已经改变了作战的部署,那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出调整,后金鞑子一定已经开始了进攻,如此情况之下,郑家军也不能够耽误时间,也需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展开进攻。”

“五万大军想要完全掩饰行踪,可能性不是很大,若是郑家军一直在天津等候,消息很快就可能泄漏出去,那么郑家军就失去了突然袭击的机会。。。”

李岩的建议,从专业性的角度方面来说,更加的细致一些,毕竟是参与和筹谋过作战的。

李岩说完之后,接着发言的是徐吉匡。

“大人,属下觉得前面的诸多建议,已经很是完备了,属下没有多的建议,主要还是建议郑家军需麻阳的常委们都充分发表了意见要采取整体作战的方式,尽管后金鞑子有十五万人之众,可是他们已经分兵,每一路的人员数量并不是很多,为了能够保证作战的完胜,属下建议每一次的战斗,在可能的情况之下,应该保持兵力上面的优势,这样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每次战斗的完胜。”

。。。

文坤、李岩和徐吉匡等人的发言,让郑锦宏刮目相看,不过他更加佩服的还是少爷,毕竟是少爷能够发现和使用人才,依照文坤等人的身份,放在其他的场合,其他官员的手下,根本没有这样的发言机会,更不可能跟随在身边。

郑家军其余军官的想法,与郑锦宏是差不多的,他们发现,不管是谁,只要到了郑勋睿的身边,总是能够迅速变得睿智起来。

郑勋睿知道其中的原因,一路上的时候,他和文坤等人多次的交仿佛国画大师徐悲鸿谈,告诉他们郑家军的大致情”“为什么?”“你知道的呀形,以及后金鞑子的作战特点等等,也分析了作战可能遇到的诸多情况,以及相应的解决办法等等,文坤等人表现出来了超乎寻常的理解和分析能力。

“很好,这个群英会,开的很是不错,你们都提出了诸多的意见和建议,文坤、李岩、李攀龙和徐吉匡四人,今夏春和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就是他的婚姻夜负责整理所有的意见建议,同时你们联合商议,提出最终的建议,明日一早我就要做出最后的决定。”

众人散去之后,郑勋睿开始看地图,这是他每日都要做的功课。

洪欣瑜进入了中军帐。

“少爷,骑兵营千户孙之沆求见。”

“哦两个女朋友不成功,叫他进来吧。”

老大哥上门传经送宝孙之沆的脸色有些发白,失去了往日的镇定。

看见孙之沆的神色,郑勋睿突然想到了什么,孙承宗老大人的老家在保定府辖下的高阳县,这里肯定是后金鞑子必定进攻的地方,而且历史上孙承宗老大人去世,就是因为后金鞑子进攻高阳县城,孙承宗率领全家人参与作战,结果高阳城破,孙承宗一家老少四十余人全部战死。

“孙之沆,你有什么事情。”

既然是行军作战,就没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事情,说话也是直来直往。

也许是受到了郑勋睿的影响,孙之沆马上也开口了。
<父亲被连续轰炸性批斗后br />“大人,属下请求会老家去看看。”

郑勋睿皱着眉头开口了。

“孙之沆,大战在即,你提出来这样的要求,不感觉到很是唐突吗,大军的行程是绝对保密的,不能够有丝毫的泄漏,你若是回到老家高阳县去,暴露了行踪怎么办。”

孙之沆低下头,但还是开口了。

“属下担心家人的安全,恳请回到老家去看看,属下也知道不应该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可属下真的是担心爷爷,爷爷的年纪大了,先前属即使是这样下给爷爷写信,要求爷爷到淮安来,可爷爷拒绝了,不愿意离开高阳,属下知道,后金鞑子若是进攻高阳县城,爷爷一定会抵抗的。。。”

孙之沆有些说不下去了。

孙之沆的心情,郑勋睿可以理解,但从大局出发,他绝不会答应孙之沆的要求。

“孙之沆,你说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的请求不可能得到批准,在我的面前说到这件事情,我考虑到了孙老先生的嘱托和对你的期望,不予追究,若是在其他任何的场合表露出来回家的念头,我绝不轻饶,郑家军的军纪军规,你是清绝不亚于她楚的,当初进入郑家军的时候,我就明确说过,你若是不能够适应,此番作战结束之后,你就直接回家去吧。”

看见孙之沆的眼圈发红,郑勋睿语气严厉的开口了。

“男人大丈夫,有泪不轻弹,抬起头来,准备和后金鞑子厮杀。”

孙之沆身体颤抖了一下,抬手擦了擦眼眶。

“是,属下再也不敢提到回家的事情了,属下是不会离开郑家军的,属下一定会奋勇杀敌,请大人看属下的表现。”

孙之沆离开之后,郑勋睿迅速走到了地图旁边,开始用手比划,他的脸色变得严肃和阴沉,难道历史真的要再次重演。

正在整理和讨论作战计划的文坤等人,接到了洪欣瑜送来的纸条,上面写着八个字,作战从高阳县开始。
这是郑勋睿的命令,文坤等人有些奇怪,不过也就是一会的功夫,他们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众人很快按照这个要求,开始部署读《白鹿原》的感觉却是作战的计划。旁人要跟这些人和他们的子女划清界线

中军帐,郑勋睿在屋内踱步,一边喃喃自语。
“孙承宗,难道你的结局真的就是如此吗,若是后金鞑子已经开始进攻高阳县城,那一切都晚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