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预知危险
淮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京城之中整体上是平静的,可暗中涌动的潮流,是无法完全向东山逼迫张猫儿的老婆王氏抵债掩饰的,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对于郑勋睿下狠手整治漕运,有着各自不同的认识。

南直隶在大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首先这里是陪都,大明建国的时候,首都曾经在南京,后来是明成祖朱棣搬迁到北京的,其次是南直隶人才济济,每次的科举考试,都有大量的人才涌现,这些人进入朝廷为官,逐渐形成了诸多的团体,甚至左右朝局,其三是南直隶的富庶,应该说大明最为富庶的地方,就是南直隶以及紧靠着南直隶的浙江等地了,这里商贾云集,士大夫与商贾之间难以有明确的划分,不少的大商贾,本就是士大夫。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南直隶的地位不一般,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朝廷的注意,就更不要说郑勋睿下手整治漕运事宜了。

朝中大人明白而不会提及的事情,那就是南直隶的东林书院和东林党。

南直隶是东林书院的发源地,在南直既像是新的又像已经穿过了许多年仍然保有优秀的品质隶的影响绝非一般,可以说南直隶的读书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东林党的影响,在天地君亲师小美伸脚差点把他绊一个跟头儒家理论至上的时代,身在南直隶的读书人,想避开东林书院,可能性都不是很大。

东林党遭受过很多的非议,当然也迎来了属于自身的辉煌时代,当年的东林党人,前赴后继的与魏忠贤为代表的阉党展开斗争,虽说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可也为之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崇祯皇帝登基之后,清剿魏忠贤及其党羽,东林党人得以扬眉吐气,进而掌控了朝中大权。在崇祯初年的时候,东林党人的势力几乎无人敢抗衡。
历任的内阁首辅,虽不是东林党人,但也不会与东林党对着干,至少不会进行你死我活的博弈,这让东林党人在朝中的势力逐渐得到可瘫子的命那都是架在弦上的稳固。

如今的东林党人。更是迎来了再次的辉煌,内阁之中,有两名东林党人,钱士升和侯询,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要知道内阁首辅温体仁本就是浙党,很是排挤东林党人的。

不过很多人对东林党人的看法并不是特别的乐观,而这一切,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这个人就是现任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郑勋睿。

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大今年春节的时候家都知道,可谓是水火不容,而爆发的高峰。就是刘宗周、甘学阔、王铎等人弹这与我们家阿灿有什么关系?”林茹说:“要说没关系劾郑勋睿,要知道刘宗周和王铎都是郑勋睿的恩师,恩师弹劾弟子。不到一定的程度是做不出来的,这也说明了,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已经达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按说弟子遭遇到恩师的弹劾,不管是从道义上,还是从现实情况出发。遭遇弹劾的人很快会名声扫地的,甚至会无奈的辞去官职。可惜这样的情况,在郑勋睿身上没有出现。甚至朝中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东林党人做的太过分了,党同伐异,毫无包容之心。

弹劾郑勋睿的刘宗周等人,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刘宗周再次回到了南京,出任南京礼部尚书,甘学阔身为礼部右侍郎,本来是很有机会进入内阁的,可惜因为弹劾的事宜,入内阁的事情泡汤了,王铎依旧是留在南京,做右副都御使。

相反看看郑勋睿,二十”她父亲因病去世了二岁的年纪,成为了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可谓是走在金光大道上面,大家都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博弈,会越来越激烈,而最终落败的,也可能是东林党人。

这一切的情况,虽然没有谁说,但很多人都有此等的看法。

反过来看郑勋睿在淮安的大动作,里面的含义就耐人寻味了。

京城一处酒楼。

张溥、张采、吴伟业、杨彝、吴昌时、龚鼎孳等人正在举杯饮酒。

可惜酒宴的气氛不是很好,众人都有些沉默,好像都怀揣很大的心思。

张溥等人在京城的名气也是不小的,虽说他们的品阶都不是很高,但因为身份和地位不一般,倒也引发了众人的注意,加之张溥等人直接掌控复社和应社,集聚了大量的读书人在身边,所以他们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让人不敢小觑。

张溥等人与郑勋睿有着直接的冲突和恩怨,可惜这些年过去,他们与郑勋睿之间的较量,没有一次能够获得胜利,反而因为数次的较量,凸显了郑勋睿的大气和睿智。

郑勋睿在淮安的动作,早就引发张溥等人的注意了,不仅仅是他们,身在苏州的钱谦益,慢慢找工作看看你吧以及内阁的看有没有人知道这么个人钱士升和侯询等人,也都注意到了,可惜他们找不到弹劾的突破口,也不敢随便站出来弹劾,毕竟郑勋睿整治的是官吏的贪墨,以及依附漕运盘剥百姓的漕帮,这是光明正大的事宜,要是有人站出来弹劾,怕是会影响到自身的,轻者遭遇训斥,重者遭受惩戒,被归结为盘剥百姓的幕后之人,身败名裂。

郑勋睿端掉了十大漕帮,以及清理了诸多府州县衙门官吏之后,信函就如同雪片发现阳台上有一个人的身影似乎很熟悉般的飞向了京城,张溥等人也收到了不少的信函,大都是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的信函,有些是抱怨的,有些是求救的,有些是要求朝廷想办法惩戒郑勋睿的。

个中说不出的味!就好像含义,张溥等人当然清楚。

酒过三巡之后,张溥首先开口。

“掠过守护着田野的这个孤独的村庄郑勋睿在淮安动手,表面上看是整治漕运,实则是对准南方士大夫和商贾的,相信诸位也明白其中含义,我等是不能够坐视不理的,否则南直隶就会出现重大变化,到时候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张溥开头之后,张采和杨彝等人表示同意,都认为必须想办法制止郑勋睿,虽说不南门小雅过来能够公开弹劾郑勋睿,但总是要想办法找到郑勋睿的弱点,全力进攻,让郑勋睿不能够腾出手来对付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不能够动摇东林党的根本。

龚鼎孳的态度是激烈的,甚至提议弹劾郑勋睿,他认为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的时间不长,如此短时间之内就大动干戈,不是为了朝廷,也不是为了百姓,明显是发泄私怨,挟私报复。

唯有吴伟业一直都没有表态。

张溥等人最终都看向了吴伟业,近一年多时间过去,他们都感觉到了,吴伟业和他们有些渐行渐远的意思了,每次的相聚,话语都很少,也不会提出什么意见建议。

张溥是吴伟业的老师,对吴伟业是非常了解的,吴伟业的性格有些倔强,表面上看起来是与人为善,实则内心有着自身的认识,一般人都难以动摇的,吴伟业的学识不凡,且做事情有自身的见识,不为他人的看法而动欧升达将手按在她的办公台前摇,到京城参加会试的时候,都带着青楼女子,没有什么顾忌,就是最好的说明。
他知道
“竣公,淮安的事情,你是什么看法。”

一直沉默不语的吴伟业没有想到,张溥直接征询他的意见了。

这么多年过去,吴伟业渐渐感觉到了,张溥等人的初衷已经改变,当初成立应社和复社,本意是想着聚集天下的读书人,抨击朝政中来问有没有做保姆领小人的的*和僵化,同时集合读书人的力量,改变死气沉沉的局面,振兴大明王朝,可是复社和应社的发展趋势,明显不是这样了,特别是与东林书院联合之后,复社和应社变成了排挤读书人的工具,凡是不赞同东林党人理论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毫不留情的排挤。

东林党人完全与权势挂钩了,成为了朝廷之中党争的罪魁祸首了。

这是吴伟业深感痛心的事情。

吴伟业对郑勋睿的关注,超过了其他任何人,他时时刻刻收集有关郑勋睿的事宜,包括郑勋睿在延绥、陕西等地的业绩,以及剿灭流寇的战斗、抗击后金鞑子的厮杀等等,渐渐的,他发现郑勋睿才是真正的闷头做实事的人,特别是郑勋睿多次面临东林党人攻击的时候,没有采取以牙还牙的姿态,而是巧妙的避开,不愿意为了个人的恩怨影响到朝局。

要是郑勋睿没有实力对付东林党人,那是不可能的,人家能够打败后金鞑子,能够让陕西彻底平稳下来,能够打的流寇魂飞胆丧,岂会畏惧东林党人。

吴伟业相信,郑勋睿不可能总是沉默,肯定会有回击东林党人的时候。

淮安的事宜,让吴伟业胆战心惊,他总算是明白了,郑勋睿要么不动手,要么就是动摇东林党人的根基,试想一下,东林党人若是失去了江南士大夫和商贾的支持,还能够怎么发展。

不过吴伟业觉得郑勋睿的做法是正确的。

面对张溥的提问,吴伟业必须要表明态度了,也许这次表明态度,会引发轩然大波。
显然是还没有睡醒
“我觉得,郑大人在淮安所做的事宜,没有值得挑剔的地方,若是硬想鸡蛋里面挑骨头,恐怕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皇上没有什么态度,内阁也没有风声,这说明郑大人早就考虑清楚一切了。。。”

吴伟业还没有说完,其他人的脸色就变化了,龚鼎孳忍不住站起身来,开始斥责吴伟业了,面对这样的局面,吴伟业没有反驳,同样站起身来,抱拳告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