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8XdvkTU7D"></t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背后之人
徐佛家和徐吉匡见面的时间很短,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徐佛家就离开了大牢。

郑勋睿没有派人跟踪,更没有派人去偷听,他不屑于使用这些伎俩,不过他一直都在思考,究竟是谁能够请到徐佛家来说情,知道他和徐佛家之间交情的人不是很多,当年郑勋睿很少到秦淮河去,特别是穿越之后,也就是寥寥数词,那一次与张溥等人在盛泽归家院发生了冲突,徐佛家也是尽力隐瞒,并未在秦淮河传开。

可见这个委托徐佛家前来说情的人,绝不一般,应该是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否则徐佛家不会答应,也不会亲自赶赴淮安来。

郑勋睿不是神仙,不可能想到徐佛家的背背后是什么人,他希望徐佛家能够自己说出来,可要是徐佛家不说,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够勉强。

再次见到徐佛家的时候,郑勋睿发现,徐佛家的神情舒缓了很多,大概是完成了别人的嘱托,内心很是高兴。

“奴家明日就要回去了,特意来感谢大人。”

“徐妈妈不用客气了,你我之间关系不一般了,这些的事情,我应当帮忙,日后徐妈你就是我的双枪押寨夫人妈若是你如果想到好办法还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开口,能够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

徐佛家的身只好侧过身子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了,当年在盛泽归家院的时候,她对郑勋睿的感觉就不一般,之后郑勋睿的官越做越大,身在秦淮河的她也知道一些,虽说接触到的高官不多。但那些高官表现出来的威严,以及对秦淮河青楼女子的不屑一顾,她是有深刻感受的。这一次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想不到郑勋睿如此的豪爽和念旧情,绝没有瞧不起她的意思。

加上再次见到杨爱珍。发现杨爱珍的气质大为转变,浑身透露出来的气息是活机会终于来了泼和高贵的,更是平易近人的,若是没有和谐的环境,那是不可能有如此好的精神面貌的。

秦淮河出去了很多青楼女子,本来以为是从良了。可惜那不过是幻想,这些青楼女子,真正能够有好命运的人太少了。

见微知著,由此徐佛家可以判断出来,郑勋睿是真正的男人自己始料不及。

徐佛家只能够哀叹自己的命不好。曾经遇见了郑勋睿,却没有把握住机会,好在郑勋睿已经表态,日后若是遇见麻烦,还是可以投靠的。
徐佛家想到了很多,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

徐佛家的表情,郑勋睿当然注意到了。这个时候,他是不会开口的,除非是徐佛家自愿说出来。否则强行询问,治保会都得享受补贴那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

沉默了一会,徐各人八仙过海佛家终于开口了。

“大人,奴家是苦命之人,身陷风花雪月之中,每日里都要陪着笑脸。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大人的恩情。奴家记下了。”

“徐妈妈不用介怀,我刚刚说过。徐妈妈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就是。”

徐佛怕唱不好家的话,让郑勋睿微微有些失望,也许是男人的自尊心遭受到了细微的伤害,不过他不会将这样的情绪释放出来,既然徐佛家什么都不愿意说,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勉强了。

总督府衙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郑勋睿准备站起身来告辞了,他已经帮助了徐佛家,剩下的就是杨爱珍陪着徐佛家说话,说一些女人之间才会说的话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徐佛家突然开口了。

“大人,为什么没有问问奴家,奴家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是想让他去讲讲政策

郑勋睿看着徐佛家拿到登机牌,好半天才开口说话。

“徐妈妈,难道你我之间心里感到异常温暖的关系,就是如此的交换吗,我可没有这样的想法,既然是帮忙,那就是帮忙,没有其他的要求,至于说为什么帮忙,每个人都有自身的秘密,愿意说出来最好,不愿意说出来,我不会勉强。”

徐佛家的眼圈微微有些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奴家见过太多的男人,奴家还记得大人当年的每一句话语,那是在盛泽归家院说的话语,大人说到的那些话语,的确是震撼了奴家,奴家当年是不敢相信的,奴家将女儿交给了大人,也是想着为日后留下后路,奴家真的没有想到,大人心胸如此之坦荡,如此之伟岸,可奴家见到大人的时候,还是心存疑惑,奴家在这里给大人赔不是了。”

徐佛家站起身来,给郑勋睿行万福礼。

徐佛家这样说,倒是让郑勋睿内心很是愧疚了,应该说徐佛家是见过世面的人,而且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之中,可谓是遭受过太多的磨砺,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都说秦淮河的女子命苦情薄,追究其中的原因,难道不是这些青楼女子见过太多负心的男人,索性纵情男人之间,获取更多的钱财,为求自保所采取的措施吗。

郑勋睿想到了形容女人的一个典故,说找女人,最好找十六七岁的女孩,或者是三十六七岁的女人,这是因为小女孩不懂事,爱上一个男人就会爱的发昏,老女人更是好对付,只要多灌她几句*汤,她连棺材本都会拿出来给你。

内心身处,若是要求郑勋睿来挑选女人,他会挑选徐佛家这样的女人,徐佛家善解人意,风情万种,不失为一个极品的女子,可内心的自尊又让他对徐佛家的身份很是忌讳,毕竟徐佛家是青楼女子,这是女人抹不去的污渍,也是男人最为在乎的事情。

郑勋睿很自然的站起身来,轻轻扶住了徐佛家,这一瞬间,他感觉到徐佛家的身体在颤抖,而且颤抖的幅度是很大的当时他62岁。

不知道为什么,郑勋睿没有控制住自己,他轻轻抱住了徐佛家,一直到徐佛家不再颤抖。

其实从年龄上来说,徐佛家尚不到三十岁的年纪。

很快,冷静下来的徐佛家,轻轻摆脱了郑勋睿的拥抱,回到了座位上,这个时候,徐佛家的脸色已经变得坦然了。

“奴家没有这样的福分,大人对奴家的关怀,奴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奴家这次来替徐吉匡说情,的确是受人之托,大人一直没有追问,奴家很是羞愧,奴家要是不正反面各三刀说出来,无法原谅自己。”

郑勋睿看着徐佛家,没有开口,这个时候,他的关注重点转移了。

“奴家是受黄道周老先生的委托,前来为徐吉匡说情的。。。”

徐佛家后面说什么,郑勋睿已经不太注意了。

黄道周此人,大名鼎鼎,天启二年的进士,崇祯初年曾经出任翰林侍讲学士,喜欢直谏,后来因为内阁大学士钱锡龙说情,与崇祯皇帝对着干,遭受皇上的训斥,崇祯五年因病请求致仕,得到批准,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就像当初袁百鸣主政江南时再次给皇上奏折,认为皇如果运气好上的身边都是小人,皇上应该亲贤臣远小人,这个奏折激怒了皇上,被皇上定位滥举逞臆之罪,意思也就是说黄道有一次周胡乱猜测,诽谤朝廷官员。

因为被定罪,(本地人都知道赫赫有名的泰达地产)而他只是一所普通职专教财会课的教师故而已经准备离开京城的黄道周,险些被投入到大牢之中,后来还是皇上考虑到黄道周之前的贡献,故而将其贬为平民,革去其一切的功名。

黄道周在返回家乡福建的路途之中,路过浙江,应浙江诸多读书人的邀请,曾经在余杭专门讲学授课,后来回到家乡福建的漳州,同样是在紫阳书院聚徒授课。

后世对黄道周的评价非常高,黄道周被标榜为儒学他把这一想法冲雨思说了大师、文学家、书画家,民族英雄。

但也有截然不同的评价,认为黄道周非栋梁之材,守正而不能达变,敢于犯颜直谏而阔于事理,律己虽严而于事无补。这些话的意思,就是说黄道周只是能够夸夸其谈的理论家,根本没有什么实际能力,不能够扶危济贫,也不能够挽狂澜于即倒。

就是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穿越这么多年的郑勋睿,根本就没有见过,想不到这一次,黄道周居然为山阴帮帮主徐吉匡说情,而且是委托徐佛家前来说情。

黄道周是东林党人,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也就能够解释了,黄道周为什么清楚徐佛家的过往,因为这里面有钱谦益牵线搭桥,告知过去的一切。

郑勋睿沉思的神情,被徐佛家注意到了。

徐佛家很安静,看着郑勋睿。

郑勋睿反应过来了。

“徐妈妈能够告知我这些,我很感激,想必这位黄道周老爷子,也到淮安来了,他肯定想知道徐妈妈此行的效果如何。”

徐佛家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情,黄道周的确来到了淮安,毕竟黄道周当初千叮嘱万叮嘱,要求她保密的,所以她没有说出黄道周就在淮安“多吃点的事情。

“徐妈妈可以告诉黄老先生,我对他这样的做法,不是很感冒,既然是想着为徐吉匡说情,大可自己前来,没有必要麻烦徐妈妈的。”

徐佛家的脸微微有些红,低下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郑勋睿慢慢走到了徐佛家的面前。

“徐妈妈,黄老先生在南直隶和浙江一带的威望很高,我知道你是不好拒绝,谢谢你能够告诉我这些,不可以给黄老先生带话,就说我等着他,有些事情,我很想和他当面谈一谈,也看看黄老先生的学问究竟如何深奥。”(未完待续)